寫情書_表白情書大全_情話大全浪漫情話_情書怎么寫_三行情書范文_甜言蜜語肉麻情話背景圖

情書大全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情書大全 >

張藝謀,被刪減的“情書”!

來源:情書網時間:2020-12-09 10:44瀏覽:
  屋里看著陽光明媚的,可是屋外一走就把人凍哭,我就是在這樣的天氣去看的《一秒鐘》。
  
  從家里到影院,不到20分鐘的步程,才走了一半臉就凍麻,還以為疫情這一年,抗寒力不知不覺被卸掉了。
  
  整場電影看得莫名其妙。一次次起勢,演員也一次次把情緒往上頂,最后卻總是驚天動地的假把式,有種被誰騙了的感覺——100多分鐘的電影,如同看了個黑色幽默的小品。
  
  不敢相信這是老謀子的電影,總覺得是被凍壞不在狀態的緣故。
  
  其實在看電影之前,就總覺得這個故事在哪里讀過,后來確認是嚴歌苓的《陸犯焉識》:大漠風沙中,一個勞改犯連滾帶爬,只為看一眼電影開場前的“新聞簡報”,那里面有他多年未見的小女兒丹玨。
  
  一代知識分子,那種用肉體與時代的鈍撞,看得人胸口發悶,心碎欲絕。
  
  張藝謀曾經把《陸犯焉識》,大張旗鼓地改編成電影《歸來》。也許是覺得素材遠沒有用盡,扔掉了可惜,于是截取了其中一個片段,試圖編成“一封給電影人的情書”。
  
  盡管已經知道內容,仍然會對老謀子滿懷期待,更何況片中還有中國最好的演員張譯。
  
  但是結果卻讓人大失所望。
  
  心有不甘,回來翻看影評,才發現最核心最基底的東西已被刪除,如同被憑空抽去了泥土,以致于整個故事雙足懸空。
  
  怪不得呢!趁著余興縫縫補補,把刪除的部分腦補回電影里,捏合、咀嚼、復盤、回放,竟然品咂出觀影時未曾獲得的感動,盡管仍有瑕玼,還是心痛到差點淚濕。
  
  一部豐滿的作品,一半由影院呈現,一半需觀眾用想象力腦補創作,這也算是中國電影的一種新模式!
  
  具體被刪了什么,網上有詳細的介紹,我就不多說了。
  
  每次碰到類似的情況,或刪改,或推遲上映,或撤檔,或禁播,網上總會彌漫出某種情緒,比如曾經的《八佰》,比如這次的《一秒鐘》。
  
  要換到以前,我可能也會不理解,比如我去年出版的長篇小說《上國下國》,也曾被刪掉了非常重要的章節,以致于郁悶了很長一段時間。但是做公號一年多,竟然徹底地釋然,這也算是種意外收獲。
  
  嚴苛的審核把關,未必是工作人員思想保守,而是他們見的太多;泱泱大國,你真不知道很多國民的腦子里,都會想些什么。
  
  比如前段17譚轉載了一篇文章《大旱》,作者是半農半歌的音樂人岜農。
  
  天知道岜農是個多么淡泊世事的人!文中他只是列舉了導致大旱的幾個可能原因:氣候變暖,水源涵養失調,杉木種的太多導致植被破壞……這有什么問題嗎?我左看右看,都是一篇干凈到看不到一絲世俗的散文,結果竟有讀者跳出來質疑我“影射脫貧攻堅”。
  
  天哪,這真是把我嚇得瑟瑟發抖!
  
  拿出12分力氣,認真地跟對方探討:1.這是轉發不是原創;2.我認為原作者沒有你說的那個意思,而是表達了怎樣把長遠利益跟眼前利益相結合的觀點;3.我認為你只是借別人的留言區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。
  
  當然,最終我也沒把這條留言放出來,一是擔心無事生非,二是不想讓一顆老鼠屎,敗壞掉原本清新的空氣。
  
  中國13億人口,不同的人不同的成長背景有不同的思維方式。
  
  前段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看到一句話:人跟人的差別,比人跟狗的差別還要大。所以任何時候你都不能輕視這種差異的存在,因為它一旦膨脹,就很可能會給人帶來危險或滅頂之災。
  
  比如最近網上熱議的“哈工大宿管阿姨送糖果事件”:哈工大一宿管阿姨,感恩節這天自掏腰包給學生送巧克力,結果竟然被威脅舉報“過洋節”;更可怕的是,還有人質疑“阿姨工資不高,哪來的錢買那么貴的巧克力。”
  
  這則新聞讓我差點暈倒。魯迅先生曾經說過,有的人一見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胳膊,想到全裸體,想到生殖器......原來還以為類似的狂熱者,僅存在于特殊年代成長起來的那輩人,沒曾想年青的大學生中,也不乏“想象力豐富”的接班人!
  
  如是,回到電影《一秒鐘》,那些被刪除的部分真的一點都不冤。
  
  1. 老謀子的影響力實在太大,而輿論場中的觀眾,都是拿著放大鏡在看的;
  
  2. 影片中原有的某些背景事件,太容易讓人產生聯想了;而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們,正是最有閑有精力的互聯網生力軍;
  
  3. 要問電影取自于小說,為何小說卻安然無恙?很簡單,那么厚厚的一大摞字,你真以為有幾個人會去讀它?再說愿意去讀這本書的人,基本上會跟作者在很多觀點上產生共鳴。
  
  所以啊,也就是一部電影作品而已,多一部不多,少一部不少,會惹事端的內容,刪就刪了吧!
  
  正好很多人都不愿意看負能量。
  
  其實今天,我還想給大家介紹另一個非常戳人的,同樣跟電影相關的故事,標題叫做《兩個人的電影》——
  
  昆生和若梅住在同一個大院。昆生22歲,是一名小學教師;若梅24歲,丈夫大奎曾是一個粗野小子,后因貧苦出身當兵并升為排長。
  
  一次到鄰村看露天電影,中途遇雨,昆生貿然喊若梅躲雨;若梅來還書,意外在書里夾了張紙條,約昆生到溫州城里去看電影,于是有了兩個人的一次“遠足”:不遠不近地相跟著,卻裝著不認識,到了城里才走到一起。
  
  電影看完了,因為沒有介紹信,兩人只好到公園過夜。夜色籠罩的亭子里,二人情難自禁,擁抱在一起,突然一束手電光射來,昆生的人生自此徹底改變。
  
  以破壞軍婚罪名,昆生被判刑3年。服役期間若梅偷偷來看他,告訴他每年他們約會的7月30日,她都會到出事的亭子里坐一坐,然后獨自到影院去看場電影。
  
  出獄之后,昆生去了另外一個小鎮做臨時老師。7月30日又到了,他早早把這一天空下來,然后乘船換車,輾轉著來到公園里的小亭子。
  
  昆生等到了同樣前來的若梅,于是二人又去那家影院看了場電影。
  
  在小旅館里,二人各睡一室,隔著幾公分厚的板墻,若梅在這邊流淚,昆生在那邊撫摸著墻壁。
  
  以后,每年的7月30日,他們都會在亭子里相聚,然后一起看場電影,絕不做越界的事。
(*^▽^*)MG春假时光奖金赔率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 网络捕鱼棋牌 麻将二八杠必赢技巧 福利彩票35选7的玩法 足彩胜负彩500网 老11选5 bet365体育注册教程 禁止麻将赌博规定_点进进入 qq彩票秒速时时彩网页版一点击进入 湖南快乐十分动物开奖结果查询 捕鱼王赢现金 扑克麻将千术大揭秘 浙江省的福利彩票中心 七乐彩走势综合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结果果 辽宁快乐12选5技巧